时间:2020-07-08 10:46 编辑:admin

  

中国最“壕”公司:接待室摆件超200亿 还要给海南14万亿

  上个月,中国云铜在官网上发了个公告,说他们花了43.7亿美元(309亿人民币)买下了一家美国公司手中全部的“云铜”商标,有点一掷千金的味道。

  除此之外,他们接下来还打算把全世界跟“云铜”相关的品牌系列标识都收了,目标就是要打造一个价值千亿的世界知名品牌。

  他们之前为什么无偿转让呢?据说是为了避免跟他们有冲突的大国企云南铜业的滋扰,双方为了争夺“云铜”商标前前后后打了300多场官司,互指对方“碰瓷”。

  按照公司一位董事的说法,新冠疫情他们去年8月份就知道了,但是想到美国做得那么绝,通知公司美国要用“云铜”商标,要冻结公司在海外的所有资产,迫于无奈,公司只好跟美国政府谈了这个价格,把商标买了回来。

  但让他们颇感受伤的是,商标买回来了,但网络上很多人说他们碰瓷云南铜业,还说他们洗钱。于是他们很快发了个澄清公告:

  自己只不过是完成了一宗普通的境外商业交易,却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被塑造成了碰瓷国有企业的新闻焦点。花钱“送商标回国”却挨了顿骂,实在是很委屈。

  其实这也怪不得吃瓜群众,他们给出的理由太玄幻了,这家公司诡异的是,老板是谁?管理层是谁?钱从哪来?业务在做什么?好像统统不知道。

  该公司“在国际间地区民族战争冲突、国家文化重建、难民救助等重大事件上,为客户提供了成功的战略解决方案”。

  中国经营报特地找到公司在云南的办事处,很不幸的是,办事处已经被封了,但一位董事还是介绍一些情况,让大家不得不感慨公司实在是有“实力”。

  按照公司董事的说法,“这些瓶子,都是明代、清代的,门口那一坛茶,2000多年前的,一盒要卖98000元、光预约就得等上5年,你旁边那一个小箱子,也是2000多年前的。这里林林总总的布置加起来比云南铜业上市公司的总资产200亿还多,犯得上蹭对手的热点么?”

  这么有钱,他们决定做点实际的事情彰显实力,于是6月2日,公司发了个公告说,要给国家献黄金,500吨!

  相当于中国政府黄金储备的1/4,仅比欧洲央行的黄金储备少4吨,按照现在的金价算下来差不多值两千多亿人民币,这么大笔钱,说捐就捐了。

  黄金在哪儿?据说在香港。在中国人民都惊诧莫名的时候,人家很淡定的说,“可能对你们来说不是小事,但是对我们这个企业来说,就是小事。”

  所以他们很快表示,为了恢复云南省被破坏的生态环境,还会无偿追加1000亿人民币的投资用于环保工程。

  作为一个业务遍布四大洲、协调过不少国家战争冲突的民营企业,中国云铜的每一步操作都饱含着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当然可能不是为了钱,反正人家自己说不缺钱,就连自己刚刚斥巨资拍下的商标,也可以在国家和民族需要的时候无偿捐出。

  不过有个附加的小条件,为了避免国家和民族的知识产权再次流失和失效,接受捐赠的单位必须得聘用集团旗下的“中国大泽智库”作为顾问团队。

  比如在2015年,中国云铜就曾经表示要在云南大兴土木,不光设立了“投资云南委员会”,为此还在昆明成立了个负责具体事务的代表处,以此来证明自己“全面投资云南”的决心,规模300亿美元起。

  除了在师宗落地的煤矿项目,集团还推出了云铜汽车、云铜医疗器械、云铜橡胶和云铜润滑油等多个产业的招商投资,确实是声势浩大。

  按照公司的说法,“全面投资云南”的计划因为投资环境的问题而搁浅。至于剩下的近300亿美元的投资款,最终被转到了一个马来西亚籍公民的账户里。

  也难怪,其实那时候,中国云铜的视野已经放眼全球,投资版图一直在世界各地疯狂扩张。从欧洲到非洲,无论是沙特还是西班牙,只要是世界地图标出来的国家和地区,就都有“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委员会”的成员:

  等到了2019年,他们又决定在印尼投资一个100亿美元的大项目,当时代表中国云铜传递这一投资诉求的,是公司的行政总裁、印尼亲王HARRY殿下。

  不过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印度尼西亚其实是一个总统共和制的国家,并不存在国家层面的“皇室”,自然也没有所谓的“印尼亲王”。

  更有意思的是,网上关于“印尼亲王HARRY CHEN“的相关信息基本都是中文资料,这里面还有大部分是与中国云铜相关的,比如公司官网上的这篇新闻稿——

  今年1月份的时候,中国云铜还任命了一个所谓的印台投资局主席顾继成,号称是民国名将顾祝同的孙子、美国交通运输部部长赵小兰的叔父,但最后当然也是无证可考、无据可查。

  从虚构的印尼皇室,到莫名其妙的名将后裔,类似的神操作还有很多,中国云铜在架空历史上的造诣已经称得上是炉火纯青了。

  虽说在投资领域呼风唤雨,但中国云铜毕竟是一家主营金属铜业务的制造业公司,集团还是要有一点主业的。

  早在2009年9月,公司就成立了从事产品研究工作的科技中心,专门负责在“云铜牌”阴极电解铜的产品多样化、深加工及精加工等领域进行多项科技攻关。

  “云铜科技中心全体干部职工紧紧围绕在党组织的周围,通过职工之家传、帮、带,通过小发明、小创新等丰富多彩的职工技能竞赛,已经研发出了17个产品品种”。

  但“云铜牌”阴极电解铜产品的生产却一直没有消息,有人翻遍了他们发布的经营分析和会议记录,没有一次披露了具体的产量和销量。

  关键是在官网提供的图片附件中,检测报告的出具单位并不是公告标题中提到的检验中心,而是另一家位于云南省的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闹了个大乌龙。

  “国内冶炼厂我们都有联系,中国云铜这家公司应该不生产铜,如果有生产,现货市场里我们会知道”。

  有人专门查了下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铜期货注册商标,也没在里面发现“云铜牌”产品的身影。至于这个并不存在的产品怎么拿到的国际大奖,那就不得而知了。

  2008年的时候,有个叫云瑞之详的公司在云南成立了。当时很多人还不重视商标保护,这个公司抢注了一大堆跟“云铜”有关的商标,足足比央企云南铜业早了一年。

  云瑞之祥和中国云铜背后,还都有一个名叫李鑫的高管,当初所谓无偿接受商标的美国奥洛海集团公司大股东也是云瑞之祥的创始人之一叶芮均。

  这不,海南自贸区刚出政策,按照昆明代表处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说法,国家已经接受了中国云铜集团的投资,“首批投资将是2000亿美金,可能会投到海南,下一步可能还有更多的投资。”

  2000亿美元,大概是1.4万亿人民币了,太厉害了。要知道咱们举国之力也很难一把砸下这么大笔钱,像发改委拨钱,也是几十亿几十亿的来,中国云铜“富可敌国”了。

  可惜,这么“为国家着想”的公司,其充当“对外联络办公室”角色的昆明代表处已经被昆明市有关部门贴上了封条。

  只是一屋子不是明代就是清代的瓷器和号称有2000多年历史的老茶、各式各样的古董摆件和2米多高的密码保险柜,不知道有没有被公司员工及时“抢救”出去。

标签: 公司摆件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