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21-01-20 14:01 编辑:admin

  对于60 、70、后的人来说,他们是电影圈里的一个奇迹,对于现在他们更是琉璃艺术的发掘者与继承人。

  1952年7月16日,杨惠姗出生在台湾台北,从小有着出众的外表,和聪颖的资历,在1975年杨惠珊正就读于台中之时,被星探发现随后进入了台湾中国电视公司担任演员,因主演影片《错误的第一步》而声名大噪,同年又接演张毅导演的电影《我的爱》,连续两年蝉联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并以〈玉卿嫂〉夺下第29届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的肯定。

  而作为杨惠姗人生重要转折的伯乐——台湾导演张毅,两人因拍《我的爱》与〈玉卿嫂〉互相青睐,产生情愫。

  就在两个人,演艺事业正如火中天的时候,却发布了一个令台湾媒体震惊的消息,毅然宣布退出影视圈,

  1987年,杨惠姗在颠峰状态,离开电影,投身中国现代琉璃艺术,创立琉璃工房,苦心研究特殊的琉璃脱腊铸造法。十二年来,从摸索,实验,到真正的作品,琉璃工房一直以世界第一个现代中国风格琉璃艺术创作团体深自期许,同时,杨惠姗也是中国现代琉璃艺术的少数推动者之一。 琉璃工房的成长过程中,杨惠姗以她个人独特的艺术天分和敏锐的观察力,创作出富含传统中国语言与人文思想充沛的雕塑作品,让琉璃工房在很短的时间内,晋身国际艺术舞台。1990年开始,杨惠姗以她所带领的琉璃工房研究开发的琉璃脱腊铸造作品,开始在国际展览。她的中国风格作品,成熟的思维,极具潜力的雕塑才能,以及令人不可思议的脱腊琉璃完成度,在国际美术界引起很大的注意。1992年,杨惠姗的作品在意大利威尼斯国际透明艺术大展,引起来自全世界琉璃艺术的讨论。其中金佛手佛教思想和创作,在精准的技法诠释下,独特的新风格,让顶尖的国际大师刮目相看。

  

身如琉璃内外明澈——琉璃工房创始人张毅、杨惠姗

  杨惠姗以她所带领的琉璃工房研究开发的琉璃脱腊铸造作品,开始在国际展览。她的中国风格作品,成熟的思维,极具潜力的雕塑才能,以及令人不可思议的脱腊琉璃完成度,在国际美术界引起很大的注意。日本产经新闻盛赞杨惠姗是一「华丽转身」。

  杨惠姗与张毅的爱情亦如琉璃那般清澈透明,无杂质,有着相同的爱好与相似的灵魂,一起为梦想奋斗。

  先天颇有知人之明,张毅直觉地认定杨惠姗是块待琢璞玉。“我一直对她很有信心的原因是,第一次和她合作《玉卿嫂》,发现这个‘家伙’很奇怪,她的工作方式听起来匪夷所思,薄命演出,近乎神经病。有一点悲剧性的倾向,生死相许的投入。”

  张毅永远忘不了,《玉卿嫂》里有一场戏:小情人庆生移情别恋,玉卿嫂为情所伤,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拔白头发,一根、一根,丢到火炉里去烧,表现出一个长期压抑的寡妇歇斯底里、同归于尽的悲绝。导演要求的画面是,玉卿嫂下意识地伸手去模火,想借着巨痛的刺激,唤醒槁木死灰的心情。在张毅求“真”的原则下,火盆里是货真价实的炭火,不是好莱坞用的特效“冷火”。一声“开麦拉”,杨惠姗缓缓地把手伸进炭炉,一点点、一点点;向下、再向下,接近炭火的程度已经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暂时停止呼吸”,导演赶快大喊“卡”。女主角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出镜。

  为了圆一个琉璃梦,他们风雨同舟,可以说水里来、火里去,整个身心都熬炼过几回,“我们有太多时候可以溜掉,但我们没有,在美国的时候,朋友劝我们干脆移民算了,买一幢大房子,悠哉游哉,一辈子吃穿不愁,每天还有小松鼠来打招呼。老实说,看到人家那么舒适的生活环境,我们哪会完全不动心?但一想到从今以后连中文的报纸都没得看,后代子孙都不会说中文,就觉得背脊一阵冰凉。那应该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所以我们回来了,想在有生之年为中国留下一些东西。”他们真的相信,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决心的问题,只要有斗志,一定能生存下来。在他们心中,琉璃工房是否成功,不在于赚了多少钱,如果能为这个社会树立一种价值、一个典范,即使口袋里一无所有,也不影响心中的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