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20-05-08 13:45 编辑:admin

  腰系杂色彩丝,八字眉一双杏子眼,方口一部络腮胡的公孙胜左手执铃,右手擎松纹古铜剑,呼风唤雨;紫黑阔脸的刘唐,右手高举朴刀,左手运功,漂泊江湖无畏无惧的好汉形象一览无余近日,乐清万清堂木雕艺术馆出品了新作《水浒108将》。该系列作品由原中国美院雕塑系主任、美术评论家高照,万清堂艺术总监虞定良带领省内27名高级工艺美术师设计、制作而成。

  “用紫檀木配以阴沉木底座,雕刻而成的《水浒108将》,全国仅此一套。”万清堂木雕有限公司总监陈建春说,该系列作品的首批人物曾在去年温州国际时尚文博会上获得特等奖。

  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乐清黄杨木雕非遗传承人虞定良在黄杨木雕创作上,不仅慧眼识珠,能从纷乱繁杂的残枝枯根中找出富有神韵的材质,而且雕功高超,刻画人物形神兼备。而《水浒108将》在整个团队的合作下,巧妙地把人工雕琢的“精”与天然材质的“美”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达到气韵相通的境界。

  “材料是先天的,很有规模,人的创作要符合材料特性。”虞定良介绍,2016年乐清万清堂木雕艺术馆新得了一批紫檀木,色泽饱满,厚重,特别适合做英雄主题的作品。自然美感是第一要素,然后才是刀艺。这批历经风雨洗礼的奇异木头便在工艺美术创作者的慧眼中,变成了一个个活脱脱的人物形象。

  选材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依照人物的个性和身份去选择。如“黑旋风”李逵,这个人物粗犷鲁莽,却又耿直忠勇,带有一种野味,愈深沉的紫檀木愈能凸显人物的勇猛霸气;“一丈青”扈三娘,体态婀娜,英武娇美,原是扈家庄得宠的小姐,入伙梁山后仍是一位美女,木材纹理相对细腻,肌理流畅的紫檀木更加能诠释人物性格

  从2016年刻下第一刀开始,主创团队的每个人都反复研磨《水浒传》,历时近四年之久,足见其创作的认真和艰辛。

  整套水浒人物把院校艺术与民间技术融合一起,把镂雕圆雕技艺与块面雕法结合起来,在传统雕法的基础上整体突破,融入了风的元素,霜的功效,雪的衬托,雨的冲洗,水的沉浮,并通过英雄的健壮肌肉、武器打击、奔跑旋转、赤露胸怀以及人物的内心世界体现力度、速度、厚度和深度。

  引人注目的还有每个人物脚踏的阴沉木“底盘”。“我们是从整体造型考虑的”,虞定良说,阴沉木本身埋在水底下,有的甚至有上千年时间,保留着大自然的沧桑和历史感。经过处理后,和人物形象交融,更能展现作品的英雄气概。

  《水浒》是中国古典名著,故事情节家喻户晓,个中人物耳熟能详,而108将的身份地位不同,性格特征各异,稍一不慎,人们便会挑出毛病。如何才能创作出与众不同的108将呢?

  虞定良认为,最主要的是揭示人物的精神面貌,反映宋代的民俗风情,从中要贯穿一股“风风火火闯九州”的英雄豪气。不仅要创作好武松、鲁智深、林冲、李逵等主要人物形象,也要刻画好时迁、朱贵、萧让、宋清等富有特色的次要人物形象。因为都是以一个个同样高大的木雕组合起来的,倘若其中一个形象塑造不好,便会影响整体的效果。

  作为民间传统工艺品,要刻画好英雄,必须注重整体结构。赤露胸怀的英雄身体线条成为雕刻的重点。在高照的指导下,创作团队几易其稿,最终确定了人物线条的完美处理。

  要使人物活起来,首先要使人物在自己的心中活起来,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随时随地可以呼之欲出,召之即来。主创团队十分注重人物头部的神态刻画,并以此来展开人物的内心世界。每一刀,都保留了自然的木材纹理,使原材料中那些固有的形态转化演绎为人物的衣衫、帽子、发髻、兵器及动作,力求天然成趣。

  “行者”武松是重要一员,虞定良为他构思了不少形象,有勇打猛虎的,有擒拿西门庆的,也有醉打蒋门神的,最终他选择了武松打虎的造型。为能更好地显示武松嫉恶如仇、敢打敢拼的气势和胆魄,他注重人物脸部表情的塑造剑眉扬起,双眼喷火,气吞万里的气势滚滚而来。

  四年匠心独运,五十几厘米的108将木雕,抽象中蕴含具象,腐朽处展现活力,气势恢弘,气象万千,达到“天人合一、粗细并存、形神兼备”的美学效果。

  从统领全军的“呼保义”宋江到行文走檄的“圣手书生”萧让、执掌医务的“神医”安道全,一百零八个英雄人物以不同的姿态诉说自身的豪迈:宋江眼如丹凤,眉似卧蚕,指挥梁山好汉气定神闲;关胜金甲绿袍,冲锋陷阵,威风凛凛;林冲顶带嵌宝头盔,身穿磨银铠甲,雪夜上梁山勇往直前;李逵手持双板斧,坚实的臂膀,塑造了心粗胆大、嫉恶如仇,侠肝义胆,同时又鲁莽好战的鲜明的性格